摘纪录:

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谈恋爱还没几个月就想过一辈子,交个朋友稍微对你好点就想来往一生,难怪你的怨气那么重、悲伤那么多,这都是天真的代价。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捆绑式的自我感动。


感谢推荐

[安雷]非典型的包养

安迷修被雷狮包养了。

001.

安迷修是一时脑热,或许是被酒精冲昏了头脑,那晚他被灌得醉呼呼的,走路发飘,半路上抓着个老奶奶说我是红领巾我要扶你过马路不放,逼得老奶奶脚下带风的逃跑了。他要追,但脚底打滑,这一滑就滑到了雷狮身上。

雷狮送他回了家。

上楼梯时安迷修安安静静,但开了门就变了个人,各种撒泼打滚,雷狮可能是想把他甩出去,却把他自己也甩出去了。安迷修压在雷狮身上,两人像是冲上岸的鱼,耗尽着水份。

眩晕之后他只看见雷狮。

而雷狮的眼里有星光。

一切的巧合促成了必然。明明一切开始的是个错误,乱套了,也就完蛋了。安迷修没了理智,有那么一瞬间他什么都忘了,忘了自己和雷狮的对立关系,...

帕佩

000.

我想给你们讲个故事。

001.

我想以两人的相遇作为开头,但坐在这儿天马行空地想了很多——好像他们两个是在一个盛夏的早晨,晨起的喧嚣卷起了一股热烈的火,两个人被命运安排在同一个早餐铺,又命运性的伸向同一个包装袋,肢体的碰触磨起的火花混入了夏天的热烈,未来便轰轰烈烈;好像他们两个是在一个雨中的夜晚,月光被困在脚下的积水中,又被二人无情的踩碎,水滴溅起的声音泯灭在衣服细小的摩擦声中,明明彼此并不知,却又在黑夜中给予了对方温暖。

可好像又都不是。为了我的读者我又仔细回忆了一遍,在我的小脑袋里一点点的搜寻,好像就是一个普通的午后,佩利热的要命,他咋咋呼呼的头发被汗水浸湿了,安安分分地...

【向哨】卡雷&帕佩

001.

雷狮的精神体是条黑猫。

“老大的黑猫是世界上最彪悍的动物。”佩利这么评价,眼睛亮晶晶的,巴不得现在就和一个精神体打一架。

殊不知他的精神体躲在角落抖三抖。

雷狮慢悠悠的走来,佩利的精神体的大鹅扭着屁股走过来,像个贵妇,试图抓住雷狮的视线。

下一秒黑猫从天而降,薅掉了大白鹅一嘴毛。

002.

佩利的精神体是大白鹅。

是一个超凶的大白鹅,浑身被黑气包围,宛如一个大黑鹅。

比黑猫还黑。

当初帕洛斯刚来海盗团,带着和善的微笑,还没说两句话,就被大白鹅甩了一嘴巴子。

然后这罪魁祸首还在帕洛斯和佩利的视线中扭着屁股走到雷狮跟前邀功。

你是有多喜欢雷狮啊……

两人不约而同...

【安雷】平凡的一晚

☞写手安x编辑雷。

☞圈外人,不懂这行。

☞ooc,不好看,和我想的不一样。【委屈😞】

☞超短。

001.

安迷修敲敲打打,总算把最后一章别了出来,从书房里出来,就看见雷狮在阳台抽烟,小半个身子探了出去,整个人都像融在了月夜里,只剩下之间那点火光和明亮的眼眸。

他走了过去,板起脸想教育雷狮,确被实实在在吹了一脸烟,罪魁祸首还在笑——雷狮总是把漫不经心笑挂在嘴边,可真正笑起来确很好看,张开嘴开怀大笑的像个孩子,眼眸里是一片星辰。

“怎么,写完了。”雷狮挑挑眉。他的眉毛比较细,眉型好看,一般人这么做像是个纨绔子弟,可雷狮这么做,配上那双眼睛,却多了几分韵味——他喜欢雷狮的眼睛,无数...

快穿之雷狮历险记·一

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望指教。

001.

雷狮在温暖的灯光拥护下进了蛋糕房,拎起打包好的蛋糕,推开门。

却在巨大的爆鸣声短暂的失去意识。

从深层的内在刺来的耳鸣穿破了耳膜,眼睛在强光下不适。雷狮勉强看清了在强光下卷起的狂沙,以及远处一个背着光却完成着不可能的肢体动作的“人类”。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皮肤上灼热的痛意,也在一瞬间意识到了危机。

下一秒那些“人类”冲来,速度很快,不是一个人类应该拥有的。雷狮本能抬起胳膊挡下第一个的攻击,却被对方反咬一口,他甚至没有看清对方的样貌就被硬生生撕扯下一块肉。那一瞬间雷狮还没有感觉到痛意,突然发力把对方甩了出去,同时踢起脚下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向另一个“人...

火车上+注:有明着的cp也有暗着的cp暗示

火车在晃动。

001.

佩利从上了火车就睡了一觉,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才从中铺下来,脸色依旧不太好。难受的人用不常用的沉默结束大部分的谈话,帕洛斯也没强迫他去吃午饭,收拾一下桌子,把自己水壶里的水匀给佩利一点,拿了些酸梅出来。

“吃些酸梅吗?我听说晕车吃些酸的东西会好一些。”

“没用,都是些偏方。”佩利闷闷地说,“我以前试过,一点用都没有,酸的更想吐了。还有,好像不是晕车,老大给我些晕车药,我吃了,也没什么用。”

帕洛斯拿了块酸梅吃了,不酸,充斥口腔的是不怎么喜欢的甜腻——佩利也不太好甜口,一会儿给卡米尔吧。佩利的状态依旧不怎么好,帕洛斯想让他躺在了自己的下铺上,但佩利已经不打算睡了,垂...

雷狮海盗团

“老大啊,我好像……变成个omega了……”

001.

雷狮接到佩利的电话,在嘟嘟的忙音中愣了两秒后,抓起柜子里自己以前用的omega抑制剂衣服都没来得及套就跑了出去,边跑边把自己去佩利家的消息发给卡米尔。

以前也听说过晚熟的omega或者alpha突然发育,但还真没听说过像佩利这样,成年多少年了也参加工作了更在一群alpha和omega中混了这么多年了才分化,但越晚的分化伴随的危险越大,甚至还有的人在晚分化中失了理智——虽然刚刚并没弄清楚,但电话那头微微的喘息也挺像自己发///情那样,还是去看看比较保险,可以先用omega抑制剂控制住对方,然后在马上叫医生。

他们四个住的不算远,彼此...

【ABO】【卡雷&安雷】卡b雷o安a

001.

“我想摘掉腺体。”

卡米尔把刚买的菜泡在盆里,上锈的水龙头断断续续流出了水,他看着菜的边缘上有一层光。那是他们才刚从家里搬出来,雷狮在他的学校附近租了这间破旧的屋子,自己每天早起骑着自行车上班,经济困难,可雷狮说了这样一句话。

卡米尔没说话。

雷狮也没有太在意卡米尔的沉默。只是把两人换洗的衣服泡好,又拿了扫帚从卧室开始扫地。他的身影被门挡住了只留下被拉长的影子。卡米尔望了过去,只看见发着光的灰尘。

雷狮也没说话。

那是一个错觉。

卡米尔把水龙头关掉,刺耳的声音一段一段地刺激着他的耳膜。他开始刷锅,切菜,和平常一样。雷狮也从卧室出来,把垃圾收走,出去倒掉,他们的屋子很小,...

周叶♥ooc小段子

叶修来无声去无踪,周泽楷拍完广告回来,就只剩下江波涛略带歉意的微笑:抱歉啊队长,没替你留住。

没事。周泽楷摆手,摸出手机打电话这一系列动作做的娴熟,但对面不接再娴熟也没辙,但手机也得配得上智能这个头衔,电话不行,还有短信微信qq,还有接下来大量的休息时间,周泽楷从来不怕等。

接下来也就是安排些事儿,没了训练,周泽楷安静地坐在角落,离领导最远,面上一副老实样,手却在底下摆楞手机摆楞的来劲儿,在qq上弹叶修不下十次,谁知刚接触手机的叶修十分追赶潮流,酷酷地给他发了一个短信:

——到家了。

周泽楷笑了一下,坐在身旁的方明华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眼眉一挑,周泽楷没把笑收住,手一翻,手机屏打出来的...

© | Powered by LOFTER